交文友,学写作,就到作文批改网! | 收藏本站专版专栏 |RSS订阅     欢迎,朋友 | 免费注册会员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批改符号说明:

绿底为优美黄底为瑕疵红底为错字(括号里边为间批)中间横线为删除上标符号添加字文下隔行写点评,点评内容用红字,红双线‖”处段另起(分段).

 

尽在不言中
发布时间:2015-06-14 19:59:10 作者:龙清兰  发布者:12477588 浏览次数:3171  类别:中文作文  
[大学一年级] 重庆市 >> 万州区 >> 百安坝街道


尽在不言中

 

又是一年开学季。校园处处有绿树红花,好一派夏末秋初的景象。

我是慕容冰雨,性格就如这名字一样,性子冷清、淡漠,不爱理会与自己无关的任何事物。

校园里处处都是忙碌的人:有的学生忙着排队、交学费;有的学生忙着搬行李、整理寝室;而老师则忙着收钱、写发票。看着校园里那一张张不同面容的笑脸,让我感觉他们都中了五百万大奖似的,但我实在是想不到他们在傻乐啥?对于我来说,学校就仅仅是我换了一个吃喝拉撒睡的地方,没什么特别的。当有兴趣的时候,偶尔,看看书、提提问,也是极好的。那个位子,教室最后一排的那个位子,总是为我而留着,它是我在学校里的一方小天地。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我可以随心所欲,乐得轻松自在,无人打扰。

开学几天后。

一位老妇女走进教室。她,穿着专业的职业装——黑色的西装,这套职业装要是穿在别人身上显得特精神,但再一看她,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看着像几天没睡觉似的。在她那爬满褶皱的脸上还挂着一副镜片有着一厘米厚的近视镜。天啊,这么厚的镜片,她若摘掉眼镜会是什么样啊!会不会是走一步就摔个狗吃屎呢?好像她从来没有摘掉过眼镜,目前来说,我没见过。她还有一头毛躁躁的,像杂草那样没有生气的长发,总是编着麻花辫,披在肩上,拖到屁股上。

她走到讲台上,放下手中装书的袋子,说:“各位同学,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叫张光凤(张寡妇),开学有几天了,今天把你们的位子排一下,现在出去字啊走廊上按高矮顺序排队,男女生各站一排,尽量不要一个寝室的站在一起,大家尽可能的站开,多认识新同学,结交新同学。”

同学们陆陆续续来到走廊上,说说笑笑,慢慢地一字排开,我也默默地找了个适合我的高度的位置站了进去,眼睛看着楼下的风景,看着树上啼叫的鸟儿,等着老师把男生的位子排好后排女生的。在这段时间里,我的脑子里也在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思绪被老师的叫声拉了回来。“慕容冰雨,你去坐第三排、第五列那个位子。”

我愣了几秒钟,走进教室,看着老师给我安排的位子,我又是一愣,我的位子居然在教室的中间,这还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坐中间的位子,再看看我的新同桌,心里咯噔一下,“是他!”他坐在我的右边。虽然心里有着一阵波动,但我的脸上平静得不曾有过一丝触动,走到位子上,端正地坐在那里,不理会周围的一切,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不知不觉,每个人都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我淡淡的瞥了一眼我周围的人,发现周围全是清一色,老师这是怎么了,怎么把我安排在他们这一群男生中间,唉,算了,反正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平静的度过一周后,我知道了我同桌的名字是尹封言,我前面的那个帅帅的男生叫做代胜霖,他的同桌似乎跟他的关系很好,经常打闹说笑,在他们的打闹中我听到代胜霖叫他菠萝,但还是不知道他的真真的名字。在我左边的那位男生叫向鸿志,左边前面的那位男生叫赵楠,我后面的那一排的三个男生分别是叶涛、陈霄、申屠默。在这过去的一周里,貌似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只是君封言偶尔会问几个很平常的问题就没后话了。

今天是星期一,又是新的一周。校园里的树也愈发绿得耀眼,花坛里的花也愈发开得娇艳,蜜蜂也在愉快的飞舞着,在花蕊上采粉酿蜜。

我和往常一样,抱着书,屏蔽外界的一切,走进教室。不知怎么了,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是时,我正好瞧见那个有点帅帅的又有点邪魅的代胜霖对着叫菠萝的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就转过头来看着我一脸的坏笑。我若无其事的走回位子,还没来得及坐下,手中一空发现手中的书不知怎么竟被菠萝给抢走了,还拿着书对我示威:“咋样,想要?我就不给你,你如果真的想要就自己来拿。”说完就一溜烟儿地跑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怕他会翻开书看我在书上写下的心情,就急忙追着菠萝的影子而去。

到上课时,我仍没追上,就灰溜溜的黑着一张冷脸回到位子上,谁也不理,自顾自的拿出课本与笔等着上课,周围的同学也看出了我与往日的不同。现在的表情比往日更冷,更拒人于千里之外,很明显是生气了。菠萝回来后,小心翼翼地把书放在我的桌子上,我仍不理他,就当作没看见一般。尹封言用手肘轻轻抵了我一下,递给我一张字条: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生气?别生气了,开心点儿,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我没理他,心中却想着他何时看见我笑过,好像这两周以来,我跟他没说什么话吧。这只是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口。

下课后,也不知道波萝是不是已经看过书里写的了还是代胜霖和他说了什么受用的话,一向不屑与人低头道歉的他居然会跟我道歉:“你,别生气了,好吗?看你平时经常冷着一张脸,让人觉得谁欠了你千百万的样子,我们就想逗逗你,想看看你笑的样子会不会很好看。你看,我都跟你道歉了,也就别生气了,如果你打我能解气的话,那你就打我吧。”

代胜霖看着他这样跟我道歉,然而我却仍不搭理他,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菠萝看见他这个样子,就给了他一拳,但被代胜霖微微一闪就给躲开了,菠萝于是气得对代胜霖大喊道:“还不是你惹的,现在还好意思笑,若不是你说她会笑,笑起来还那么迷人,我怎么会去惹她。”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暗忖:代胜霖,他又是什么时候看见我笑了,真是奇怪,怎么他们一个两个都看见我笑过,而我自己却不知道呢?

尹封言淡淡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别闹了。”

我的思绪被尹封言的话给拉了回来。对着他们说:“代胜霖、白梓淇,我没有生气了,只是不习惯你们打闹。”

“没生气了,那你怎么不笑一笑,还冷着一张脸。”代胜霖说。

“你们怎么了,怎么就是想要看我笑呢?我觉得没什么可笑的事儿,我干嘛要笑啊。”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是他说的。”我看着代胜霖、白梓淇两人都盯着尹封言。

只见尹封言神秘一笑说:“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以前见过的,那是我们还读小学,在放学路上,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不小心差点撞到你,你当时笑了笑说‘我没事儿’。”

听到这儿,我仿佛回忆起那个下午当时我确实笑过。

这时,又听见尹封言的声音响起:“慕容冰雨,其实我们在更早的时候就相识了。”我们后排的陈霄听到我们的话也来凑热闹,看着我说:“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就知道我们与你认不认识了。你小学一年级是不是在高阳小学上的?”我点点头。

“你们的老师是不是叫罗强?”我又点点头。

“你有一个玩得好的叫楚欢,对吧?

虽然陈霄是在问我,但句句都是肯定语气。我默然,他们居然早就认识我,还知道得如此清楚。

在我的心里,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容易遗忘的存在,渺小如尘埃,一阵风吹过,将永远不会有人记得我曾经存在过,记得我曾经在他们的生活中出现过。现在,我懂了,即使我一直是那么的冷漠、疏离,没有与他们有过交往,但他们仍然记得,虽然只是一点点的记忆。

“你不要冷着脸啦,看在我们曾经是同学,现在又是同学的份儿上,更何况我们的位子又挨得这么近,尹封言还是你的同桌,这就说明我们有缘,就交个朋友以后大家互相帮助,这多好呀。”陈霄他邪邪的笑着,睁着他那一双诱惑人心的桃花眼,盯着我道。

代胜霖看着我们在这儿“认亲”,也来插一句:“算我一个,怎么样?保证你们不吃亏,还买一送一哟。”这时正好瞧见他一双手搭在白梓淇的肩上,眼睛盯着白梓淇有点威胁的味道,好像在说:哥们儿,一起吧,否则,我、揍、你。

白梓淇毫不示弱地迎上代胜霖那一双邪魅的眸子,感觉像是说“就算你不说我也打算交他们这几个朋友。”

经过一次小小的玩笑,我们五个人成了朋友,他们也算是我到这个新班级后交的第一人朋友。

这一次,我的心情有一点点的兴奋,走路的步子也变得轻快了些许,嘴角也不自觉的向上扬起。走到寝室门口,就感觉有两道异样的目光射来,在我还没看见这两道目光来自谁时,便听见明纯雪的声音响起:“冰雨,什么事儿呀让你这么高兴,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居然有了笑容。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分享分享,乐一乐,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哪有什么?”

“你还说没有呢,刚刚看你走到寝室门口嘴角还挂着笑容,听雪儿的,说出来我们听听。”黄缨插话如是说。

于是乎,我在明纯雪、黄缨两个人的轰炸下说出了交了班上几个朋友这件事儿。说完,我注意到了莫辰璃那一双既有一些欣喜又有一些落寞的眼眸。经过这一两周的朝夕相对,虽然没有什么多的语言上的交谈,但是我却发现她其实和我差不多吧,不愿与其他人交朋友,可内心里又期待有朋友可以互诉心事。这时,我在心里就做了一个决定:莫辰璃,我交定了。这还真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不仅交了班上几个朋友,还在寝室寻得知己。后来,我们寝室四人经常一起上课、下课、吃饭、干什么都在一起。

一个月后,同学们迎来了第一次月考。

虽然现在已是十月份了,但夏末的余热仍没完全散去,免不了使因月考而感到紧张的同学心里烦躁而不能专心应付考试。

坐在考场里,我回忆着这一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使得原本不安的心在这一刻得到安宁,想着考前尹封言说的那句话:“加油,尽力做,不要想太多,我相信你。”我的心就充满了动力,因为他说“我相信你”,就这样短短的几个字,引发我无数思绪。

从前,没有人于我说宽慰的话,让我知道其实我应该相信自己,那时我做什么都是凭感觉走,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反正做不好也没关系,因为没人会在乎。但现在我有了他的信任,就觉得我不能让他失望,更要为之努力。

我的考试位子临窗,窗外有一排排粗壮的树,树上有一片让我觉得有魔力的绿叶,但这片绿叶似乎绿得有那么一些不正常。我的眼珠就随着叶子的跳动而转动,转着转着我的眼前就出现了开学以来的一幕幕:

在教室与他们交谈的画面,在操场上打闹的画面,在食堂共同进餐的画面,在寝室内开卧谈会的画面,甚至是被她们拉着一起去厕所的画面。这些场景在我的眼前不停的变换着,同时,我的心也被这些场景给深深地震撼了,万万没想到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会有如此之大的改变。

特别是当我看到这一幕时,心底是满满的温暖。那天,当我在做题时遇到了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而且时间又不够了,因为快下课了。我感到很焦急,眉头紧紧的皱着,脸上的皮肤也一片通红,滚烫滚烫的,嘴里还不停地咬着笔杆,另一只手则是撑着脑袋,时不时地敲打着,就好像敲着敲着这个问题就能自然而然地解决了。可惜当我看到离下课不到15分钟的时候,这个问题仍一点头绪都没有,心里很挫败,想到自己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仍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在我旁边的他——尹封言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焦急,就悄悄地把头伸过来,看看我在干什么,当他见到纸上写的问题时就明白了原来我是因为这个而焦急。他轻轻地对我说:“冰雨,你是因为这道题而犯难吗?我可以教你做,不知你可愿意?”

我一听,眼前顿时一亮,浅笑着对他说:“好啊!谢谢你,尹封言,谢谢你一直以来给我的帮助与关心。”

“哎呀,冰雨,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们是同桌,互帮互助是应该的嘛。”尹封言一边认真的看题一边毫不在意的说。也是因此,我刚刚明亮的眼眸有添了些许黯然,原来,我们的关系仅仅是同桌,再无其他。

不过我很快就掩饰掉异常,眼眸恢复正常,和往常一样带着一丝丝冷意,便不再多说一句,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的讲解,听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有多少种办法,每种方法又该怎么用,他都细致地讲解着,我则是一边听一边记。但我们还没来得及讲完,下课铃就响了起来。教室里的同学纷纷奔向食堂,去抢他们的饭,没几秒钟,教室就没剩多少人了,就只剩下我的这些朋友,莫辰璃、明纯雪、黄缨、代胜霖、白梓淇、陈霄以及正在与题作斗争的尹封言和我。

我朝着莫辰璃、明纯雪、黄缨说了一句:“你们不用等我了,先去吃饭,我等会儿再去。”尹封言也一样想代胜霖他们三人说了一句就让他们走了。大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我和他两人,教室变得异常安静,只听得笔在纸上划过的声音,我的心变得有一点点的紧张,因为这是我和他第一次单独相处。尹封言并没有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什么不同,仍然专注的教我一步一步地去解决问题。听着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我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思路跟着他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最后我终于赢得了这道题的正确答案。

这时,尹封言也起身离开教室,留我一个人在那一方洁白的纸上书写着题的解答过程。做完这题,脑细胞都死了无数,没什么精力了,就懒懒地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后来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戳了我一下,睁开眼就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面包、一瓶牛奶,当我在疑惑是不是有人放错了位子时,就听见一个带有丝丝暗哑的男声在头顶响起:“这是莫辰璃她们给你买的,你快吃吧。”说完,尹封言就转身离开了,没有留下一个眼神。本来就饿得头发昏得我,加之尹封言又说这是莫辰璃她们买的,我便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当莫辰璃她们三人回到教室时,我也把那一点粮食消灭殆尽,浅笑着说:“谢谢你们给我买的晚饭。”她们三人被我谢得摸不着头脑,一起跟我说:“我们没买呀,我们以为你做完后去食堂的,就没买你的晚饭。”

“哦。”我说。

爱八卦的明纯雪就像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抓着我问:“怎么了?难道是我们班的哪位帅哥给你买的,而且还说是我们给你买的。喂,冰雨,快给我们说说是谁给你的,你们说,这位帅哥是不是喜欢我们冰雨啊。”

听着明纯雪说的那最后一句“这个帅哥是不是喜欢我们冰雨”,我的心狂跳了一拍,心里暗忖:不可能的,在他的心里,我们只是同桌关系吧,没有其他的。

莫辰璃看着我微微有点儿出神,就把手饭否在我眼前挥了挥,关切的问:“冰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看你脸色不太好。”

“哦,我没事儿。”我赶紧低下头整理桌上的书,掩饰脸上的表情……

“请监考老师分发试卷。”教室里的广播响起来我的思绪被打断了,再次看向那片叶子,它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就赶紧整理好思绪,抛开那些烦人的事,专心致志对待考试。

在考场上,每一位考生都在全神贯注的对待考试。笔在他们的手中飞快的与纸发生摩擦,在卷子上留下他们认为的答案。考场内静的好像时间都停止了流逝一般,只听得见答题与翻动卷子的声音。长达2个小时的考试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刚刚打完就开始卷子了。

出了考场,回到教室,倚在窗边,眺望远方,眼神淡漠,一如最初的自己,那么淡漠,那么疏离,又一次不在乎周围的一切,有一次想要将自己封闭。尹封言看到这样的我,眼底划过一丝心疼,想着冰雨怎么又变回去了,又回到原来的她,是因为今天的考试吗?如果我知道尹封言是这样想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他,我并不是因为考试而这样的,而是因为我想通了一些事情罢了,我以后只会将这一丝感情埋在心底,尘封起来,再也不会表达出来,为他人徒添烦忧。

没过多久,莫辰璃她们三人与代胜霖他们三人也回到教室,刚进门就看见这样一幕:女子倚在窗边,凝视前方,她,长发披肩,随着风的节奏在不停舞动,一个侧脸,看得让人沉醉,不忍去打破这美好;在不远处,男子靠在桌子上,双手揣兜,眼神飘忽,他,站在女子的背后,盯着女子的背影出神。这一幕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是那么的和谐,让人生出打扰他们就是罪过的想法,但还是会有人不识趣。

陈霄走过去,拍了一下尹封言的肩膀,说:“封言,你在想什么呢?看你想得出神。”

尹封言尴尬地摇摇头说:“哦,没什么,只是想着接下来的考试。”

在这时,莫辰璃她们三人走到了我的身旁,看到我淡漠的表情不由得一愣,关切的问:“冰雨,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应该没有吧,考试前冰雨还好好的,难道是考题太难了,考得不好。应该是的,我也觉得这次考的蛮难的。”黄缨一脸不解的说着。

看着她们对我是发自肺腑的关心,心底暖暖的,给了她们一个安心地微笑,便转身回到位子上,那一份资料在手上翻着。过了10分钟,旁边的尹封言见我仍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就写了一张有“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高兴”字样的字条放在我的桌子,我看了字条便在上面回了两个字“没事。整个过程没有看尹封言一眼。这样的气氛让尹封言感到有些不爽,心里直犯嘀咕:貌似我并没有惹她,团队我怎么比以前还要冷淡。

两天后,第一次月考已经结束。

我依然和往常一样冷着一张脸,唯一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三个人,她们便是莫辰璃、明纯雪、黄缨。她们三个人眉头寸步不离地守着我,与我一起上课、下课、吃饭。我们还经常饭后散步,四个人,手挽手,围着操场一圈又一圈的走着,知道上课铃响才回到教室。

回到位子上,我拿起桌面的书,就看见一只字条写着:冰雨,怎么了,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总是感觉你在躲着我。冰雨,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也许我就是你的那颗lucky star.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帮你的。封言留。

看了尹封言留的纸条,脸上仍是一片冰冷,然而带点点泪花的双眸却出卖了我的内心。即使这样,我仍没有回他的字条,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坐在我不远处的莫辰璃观察到了我的不对劲,隐约猜到这样子的我与尹封言有关。

在我所有的朋友中,她——莫辰璃可以算得上时我的知己,对于很多事情,她只要一看我的小动作、微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我需要什么。她,是我所有朋友中最懂我的,同样也是真正懂我的。

莫辰璃,她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儿,但是她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不能靠近,总是透着一股冷意与疏离。也是因此,她与班上其他同学的交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她与我几乎是称不离砣,砣不离称。

直到有一次,她说她的书啦在教室了,我本来是要陪她回去取的,偏偏无巧不成书,我小腹一阵抽痛,她便把我安排在附近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回教室拿书,刚走到教室门口,正准备抬脚进去,就听见“慕容冰雨、尹封言、代胜霖”这三个名字,便在教室外面站了一会儿掩饰掉心中的怒气,才走进教室。当她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吓了一跳,许久才把放在莫辰璃身上的目光收回来,正当她们心里在想着莫辰璃把她们的话听去了多少的时候,莫辰璃已经来到了她们的身边对她们吐出了五个字“以后小心点”便转身离开。此时莫辰璃所散发出来的冷意毫不掩饰,着实使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感到害怕。

莫辰璃回来看到脸色有点苍白的我,担忧地问道:“冰雨,你有没有事,要不要紧,不然我们请假出去看看。”

“我没事的,回寝室睡会儿就好了。”我说。

一路上,莫辰璃没有说过什么,只是静静扶着我回去。直到后来某一天才知道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我心里一阵感动,没想到莫辰璃待我如此用心,并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莫辰璃将是我这一辈子中最为重要的朋友。无论开心的事还是伤心的事,我都与她分享,而她总是默默地陪在我的身边这一次的事情也不例外。

下了自习后,莫辰璃拉着我到她的秘密基地。“你和封言怎么回事儿啊?他惹你伤心了?”

“哦,没有,他们又惹我伤心。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这样。”

“冰雨,你确定你没骗我,就算他没惹你,这肯定与他有关,对吗?”

我低着头,不去看她的眼睛。

“看看,看看,我就说和他脱不了关系。说吧,到底是什么,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忙。”

在莫辰璃的软磨硬泡下我说出了我这样做的原因。

“冰雨,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谢谢你,璃儿。”

第二天,当我们四个人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尹封言看到我时,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心里还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因为他看到我的嘴角又有了笑容,虽然很浅,让人难以捕捉,但他还是抓住了。我与尹封言、代胜霖、白梓淇、陈霄仍然用以往的方式相处,没有什么不同的,对待他们都一样,只是有一点在他们之间悄悄发生着改变。但是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莫辰璃却一直关注着一切,因为这里有她在乎的人——慕容冰雨,她期待着慕容冰雨与尹封言的结局。

从这以后,每逢什么节日、生日,我都会准备礼物和贺卡。从表面上看,大家都是一样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在尹封言的礼物、贺卡上花的心思比其他几个人的要多。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便到了圣诞节。圣诞节我们班办得很热闹,这些都是学生自发办的,学校是不允许大办洋节的。外国人过圣诞节无非就是吃苹果、送礼物、送贺卡、装扮圣诞树、有圣诞老人什么的,而我们班的圣诞节还添加了其他的元素,那就是大量的面粉。

在圣诞节的前夕,也就是平安夜,学校里随处可见人群,大家分成一群一群的,互相送苹果、送贺卡、送巧克力等等,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以前,我从没过过圣诞节,也不知道圣诞节。这是我第一次过圣诞,也是我第一次为朋友准备礼物与祝福。因为以前没过过圣诞节,我就简单准备了一些东西,送给他们每人一个苹果、一块巧克力、一张贺卡而送给尹封言的苹果要大要红一些,更有人,贺卡上也并不是单调的“Merry Christmas”还添加了一些小画,一些怪异的文字(有隐含意思的文字)。

晚自习,我拿着送给他们的礼物刚刚到教室就看到尹封言、代胜霖他们一行人已经在教室里了,而且代胜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大苹果。明纯雪有着八卦的本质,看到代胜霖就打趣他:“哟,代大帅哥,这又是哪个美女送的,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哈,这也不枉我虚度圣诞了。”

代胜霖知道她是这样的性格,就没多说什么,便转过头看着我:“冰雨,圣诞快乐。”说着就递给我一张贺卡和他手里拿的苹果。我对着他一笑,接过东西,然后拿出给他准备的礼物并说:“胜霖,圣诞快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

然后又拿出两份礼物给白梓淇和陈霄。陈霄拿着苹果和贺卡,眼睛放光,惊奇的盯着我说:“冰雨,没想到你会给我们准备圣诞礼物,真是谢谢你。”

“怎么?你很意外?”我反问道。白梓淇和陈霄听后都讪讪一笑。

尹封言看着我从进门就一直忽视他,心里略微有点不爽,但又不好说什么,便坐在那里装作若无其事。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忽视他,反而还时不时瞟他一眼,我只是想大家散了后再给他礼物。“好了,快上课了,大家都回位子吧。”大家散去后我才将礼物从桌下放到他的课桌内。他对我的动作感到诧异,用手摸了摸课桌内,居然摸出了一张别致的贺卡、一个大红苹果、一块巧克力,心里感到甜甜的。平安夜大家过得甜蜜又平静。然而到了第二天,我们的教室就变成了战场,面粉大战的战场。

早自习时,我们寝室四人组刚走到教室门口,就遭到了面粉的袭击。由于黄缨走在最前面,扔来的面粉刚好砸到她的脸上,她的整张脸都白了,像雪地里的雪一样白,同时她也愤怒了。一大早遭遇面粉袭击,脸上、衣服上都有面粉的痕迹搁谁也不会高兴。于是,她冲进教室,在尹封言面前的袋子里一抓,再胡乱一扔,刚好仍中白梓淇,而且还有一些面粉被扔进了白梓淇的嘴里,白梓淇想说什么,却说不清楚,看到白梓淇的样子,黄缨大笑起来,气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肆无忌惮的与白梓淇他们玩了起来。

而我、莫辰璃和明纯雪她们小心翼翼地走进教室,担心尹封言、代胜霖会把面粉撒在身上,我就板着一张脸,谁要是敢来向我撒面粉,我就要让他知道向我撒面粉的代价。关系一般的同学看到我这一张脸就放弃了向我撒面粉的打算,不过也还是有胆大的,但看到我带着凶意的眼睛时,也就收敛了,悻悻的离开,和其他的同学打面粉仗。

一个上午的时间,教室就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一个一个角落幸免。地板上、墙壁上、空气中,都有着面粉的身影;课桌上、板凳上、书本里,也有着面粉的身影。面粉最多的地方莫过于同学们的身上了:脸上、头发上、衣服上全是面粉。若是谁将衣服脱下来抖一抖,几乎可以抖一碗面分。这个上午,连老师也没能幸免,代胜霖、尹封言她们偷偷的在老师的书里放面粉,当老师翻开书的时候再用扇子一扇,老师也变白了。

虽然那些同学被我刚开始的气场吓住了,没撒我面粉,但代胜霖他可不怕我,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就往我的身上撒,还好我穿的是白衣服,看不出来有面粉,还能出门。站在一旁的尹封言看到代胜霖向我撒面粉,他就拿出一把面粉递给我说:“别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什么都没说,快速的接过面粉,迅速的向代胜霖的脸撒去,我心里一下就舒服了,代胜霖也越来越白了。

看着代胜霖的样子,我心里就冒出一个想法:要是把面粉撒到封言的脸上会怎样?我看见莫辰璃坐在那儿,身上只有少许面粉,便跑过去说:“璃儿,你有面粉不?有的话,我们就一起仍封言,想要看看他被我们撒到面粉的样子。”莫辰璃微微摇头。她站起来走到尹封言的面前:“把你的面粉给我一点。”尹封言立马把所有的面粉给了莫辰璃,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心里也有一些高兴,高兴可以看到我卸下冷漠的面具与他们打闹的场面。

看到莫辰璃拿着面粉对我笑,我跑到她面前抓了一把面粉后就在原地东张西望,像是在寻找目标,实质上是麻痹尹封言,趁他不注意,仍他个措手不及。终于我找准时机,准备把面粉往他脸上招呼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也抓着面粉向我扔来,与我扔他的面粉在空中相撞,粉尘飞扬。虽然我们中间有粉尘,但我仍然看见了尹封言在真诚的微笑,就连眼睛里也满是笑意,我看得呆了,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下意识的移开目光,可没逃过,再一次撞上他的目光,四目相对,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忘记了走,周围同学识趣的不来打扰,该玩什么玩什么。我反应过来后,脸红到耳根,一下子冲出教室往洗手池方向去。用冷水洗脸,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回到教室,一切如常。圣诞节在我们独特的庆祝方式中结束。

接下来我们就要备战期末了。为了寒假轻松愉快少作业,那么现在就必须紧张备战多刻苦了。后来的每一天,我们都在书海里、题海里、词海里度过。尽管学习氛围很紧张,但我们仍然可以苦中作乐,用平静的心态迎来期末考试。

考试顺利结束,同学们都说着自己的寒假的打算。我与尹封言两人只互相说了一句:寒假快乐。然后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我看见他一直朝前走,终究没说出什么。这一学期在这四个字中结束。

教师点评:
暂无!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荐7 优秀5
姜恩泽 共108篇 推荐22 优秀10
刘鼎轩 共98篇 推荐36 优秀24
马维霞 共80篇 推荐0 优秀1
陈永娟 共64篇 推荐15 优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荐2 优秀2
陈乐乐 共60篇 推荐3 优秀0
胡豆儿 共59篇 推荐9 优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荐47 优秀5
董千里 共55篇 推荐30 优秀22
友情链接:百度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政府网   凤凰网   央视网  卫星地图  大师邦
关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积分计划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问题解答
作文批改网 www.duzhenfang.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电话:13864984078.
备案编号:鲁ICP备12014725号-1,设计制作:作文批改网
207.031毫秒